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

头条 | 金龙股份的大谜团:核心客户采购款超该客户当年全部营收

此“金龙”非彼“金龙”。

近期,又有一家以“金龙股份”为简称的冲击IPO,与此前新三板的“金龙股份”不同,此次即将登陆资本市场的是浙江金龙再生资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龙股份”)。

而这次冲A的金龙股份成色几何呢?

业绩依赖税收优惠

公开资料显示,金龙股份是一家集废纸和废木纤维利用、热电联产、生态造纸、绿色包装和物流运输于一体的资源综合利用企业。截至2021年6月末,金龙股份拥有原纸产能76万吨,分别是包装用纸产能70万吨生活用纸产能6万吨

财务数据上看,报告期内,金龙股份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5.37亿元、16.44亿元、30.0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56亿元、1.9亿元、3.66亿元。

但在金龙股份的营收与净利润均取得较大程度增长的背后,其净利润较为依赖税收优惠。报告期内,公司的税收优惠金额分别为8546.83万元、8009.97万元、8411.52万元,占当期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54.89%、42.06%、22.99%。

若税收优惠政策有所变动,金龙股份业绩必定会有所波动。该公司也在招股书表示,未来若国家关于高新技术企业、福利企业、资源综合利用企业的税收优惠政策发生变化,或发行人及子公司金怡热电、金励环保在高新技术企业资格到期后,未能被继续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发行人经营业绩将受到不利影响。

研发人员低学历居多

金龙股份获得的税收优惠,原因之一是其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作为一家高新技术企业,金龙股份的研发情况是如何呢?

从研发费用上看,报告期内,金龙股份研发费用分别为5700.55万元、5949.16万元、1.02亿元,分别占营业收入为3.71%、3.62%、3.38%。而同行可比公司的平均研发费用率为3.44%、3.57%、3.59%。对比可得,报告期内,金龙股份费用率与平均值相近,2021年金龙股份的研发费用率则略低于平均水平。

从研发人员上看,金龙股份的情况则不如人意。招股书显示,截止至2021年12月31日,该公司员工总数量为2024人,其中研发人员数量为291人,占比为14.38%。占比最多的仍是生产人员,为62.01%。

从受教育程度上看,金龙股份研究生及以上的人仅为4人,而本科也仅为86人本科以上学历的占比仅为4.45%。若假设本科以上学历的人员全为研发人员,其占比都不过半。可见,金龙股份的研发团队人员多位大专及其以下学历。虽不能以学历论技术,但金龙股份似乎无法吸引高学历人才,那么公司的技术创新又如何能够不断提升呢?况且,金龙股份又以高新技术企业为名享受着税收优惠。

从研发成果上看,截止至2021年12月31日,金龙股份拥有 134 项专利,包括发明专利 23 项、实用新型 111 项。与同行对比,金龙股份在这个方面就略显逊色。天眼查显示,景兴纸业(002067)发明专利数为37项、实用新型专利为38项;研发费用率较低的山鹰国际则拥有91项发明专利、139项实用新型专利;荣晟环保(603165)这两者数据皆高于金龙股份。

内控管理不完善

此外,公司所处行业还具有一定的安全生产风险,需要公司更加严格的管理。然而,金龙股份似乎在内控管理上仍有欠缺。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因安全生产事故,金龙股份于2020年9月11日收到龙游县应急管理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被处以20万元罚款。

此外,翻阅金龙股份历史,还能发现公司高管曾向政府官员进行贿赂

裁判文书网显示,2005年1、2月至2012年1、2月期间,李森源利用其先后担任龙游县地方税务局塔石税务分局局长、龙游县财政局会计管理(企业)科科长的职务之便,先后6次非法收受龙游县金龙纸业有限公司(金龙有限曾用名)法定代表人叶某为感谢其在税务征收管理、项目资金申报、审核、拨付及还贷周转金使用等过程中的关照而贿赂的购物卡共计价值人民币18000元。需要指出的是,2015年5月前,金龙有限的法定代表人为叶昆福,上文中的“叶某”很大可能就是叶昆福。

此外,吴伟国于2006年1、2月,2007年1、2月,2008年1、2月,2009年1、2月,2010年1、2月,2011年1、2月,2012年1、2月,2012年中秋节前,2013年1、2月,先后九次收受龙游县金龙纸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宋某乙为感谢其在环境监管中的关照而贿送的购物卡价值总计11000元

据了解,2002年4月至2013年5月期间,吴伟国先后担任龙游县环境监测站站长、龙游县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负责对管辖区的单位和个人执行环境保护的法律、法规、规章的情况进行现场监督、检查、处罚及排污申报登记、征收排污费等。

此外,金龙股份还深陷多起诉讼案件,天眼查显示,其自身风险多达283条,涉及买卖合同纠纷、劳动争议等。

一位市场人士向和讯财经表示,“近年来,监管部门对上市公司的内控管理愈发重视,上市公司的内控新规落地实施后,对IPO的监管也成了关注重点。”

上述人士进一步表示,在IPO过程中,内部控制一直是监管关注的重中之重。无论是登陆主板或者创业板、科创板,无论在什么时候,内控都是衡量发行人项目质量的重要标准之一。

核心客户采购款超该客户当年全部营收

金龙股份身上的还存在着一大谜团。

招股书显示,在纸制品业务的前五大客户中,金华市三维纸箱厂(下称“金华三维”)2019年至2021年向浙江金龙采购瓦楞纸板、瓦楞纸箱的金额分别为1,113.89万元、1,333.99万元、1,595.29万元。

神奇的是,金华三维的历年年报中显示,2019年-2020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1,456.53万元、1,535.66万元、1,947.77万元;净利润为0万元、-0.65万元、-0.52万元;资产总额分别为527.92万元、992.03万元、1,041.42万元。可见,金华三维在采购上对金龙股份依赖性很强,仅仅对一个供应商的采购金额赶上各年度的营收,并且在逐年亏损的情况下,还不断加大对金龙股份的采购金额且远高于金华三维的资产总额,这令人诧异。

无独有偶,另一个客户金华市正奇纸业有限公司(下称“正奇纸业”)2020年向金龙股份采购瓦楞纸板、瓦楞纸箱的金额为1,586.79万元。而当年正奇纸业的营收仅为1,115.56万元,资产总额也仅为487.05万元。其采购金额已超出当年营收额与资产总额。这看起来非常荒谬,是否存在合理性?答案不得而知。

和讯财经曾就上述现象以邮件形式发函至金龙股份,但遗憾的是,截止发稿前,未能收到来自公司方的有效回复。

来源:和讯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