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国际会展中心

【头条】精神分裂的市场,彷徨徘徊的纸板厂何去何从?

导语:半年已过,行情没有多好但也不是太差,然而正如年初就说的今年整个行情很难有大的起色,原因很简单“产能严重过剩、需求持续不振”,要改变目前的状况供需两头至少有一头要变化,要么产能减少要么需求增加。究竟是躺着赚还是站着亏,7月就成了全行业的决战月,都想在这个月打破市场沉闷的状态。

 

 

 

 

市场信息精神分裂式混乱

 

 

错乱的市场

老大领头原纸跌价小厂跟进,同时国废却又小幅微涨形成大小纸厂国废收购价格拉锯,紧接着外废突然调转方向一下批准170多万吨,而且明确从2020年全面禁止进口外废到逐步实现零外废进口,留下很大外废持续进口的想象空间,为有进口外废权限的纸厂预留了杀手级的竞争利器。

可以说在原纸降价、国废微涨、外废放行的三记组合拳下,今年年底有望彻底完成小纸厂的产能归零为大纸厂疯狂扩充的产能腾挪空间。

 



 

理性的倡议

纸板厂以行业协会的形式发出近乎悲切的呼吁,要求抵制同行纸板恶性降价竞争、停止恶意抢劫三级厂纸箱订单、实行行业自律保留合理利润维持发展。 

能不能做到、有没有呼吁的效果留待市场慢慢观察,然而要说的是实际市场­­

 



 

冷漠的响应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

前面赚钱时候没有风险意识,拼命上新线大线扩充产能,深怕失去抢钱的机会。然而市场规律告诉我们在没有强需求支撑下形成的供方市场就是一个伪需求,泡沫过后徒留下没单导致不能正常开机的局面,又因为开机不足导致市场到处低价恶性抢单造成市场混乱、价格混乱。

 


 

“当初抱团涨价,现在想抱团稳价理性经营

你涨我涨大家涨,今天涨明天涨最好天天涨,那个时候纸板厂从早期的抱团涨价到后期的默契涨价再到后来的抢着涨价,体现纸板行业的高度统一。

东北三级厂联盟、莞深惠三级厂协会齐声发《倡议书》《讨伐檄文》向同行呼吁不囤货理性经营,向纸板厂呼吁不要恶意涨价合理转嫁成本。

时光荏苒,变化无常,现在是纸板厂发《倡议书》了,相同的《倡议书》不同的发布时空,并且是发给二级厂同行的,且向三级厂温情喊话需要团结。

 

倡议是友善的也是正面的,关键是效果还要看落地情况,在目前过度竞争的市场中这样的倡议多少带有情感式表达和理想化的诉求。

 

通常情况下市场在两种情况下是不具备理性整合的可能(这里所指的理性整合是指同层级的同级整合,不涉及产业链整合),一种是过度竞争明显供大于求,另外一种就是适度垄断供小于求,简单解释就是在相当容易赚钱以及非常难赚钱的两种极端情况下,几乎没有任何人为整合的空间。行情好的时候忙赚钱,行情差的时候忙保命,所谓维护行业良性发展的需要只是沦为酒桌的口号、文章的标题甚至迷惑对手的障眼法。

 

 

纸板厂的新方向到底在哪里?

看看下面这张图,从图中可以明显看出在目前的二级厂中经营压力最大的是纯纸板厂(尽管小编一再强调这个类别的二级厂需要转型,模式本身决定了风险太大),同时最需要资源整合的是三级厂。

 

 
 

在二级厂阶层纯板厂有两个竞争对象全部是同行,有两个合作关系纸厂是天然关系三级厂是唯一可选择合作对象。

 

板箱混合厂有4个竞争对象,没有任何合作对象,这里说明板箱混合的二级厂具有独立的产业经营能力,客户结构合理、市场模式丰富,这样对同行或者产业链的依赖性不强,面对市场波动时候具有很好的稳定性。

 

在目前短期内市场需求很难出现较大增长、同行产能在短期内很难出现快速退出的情况下,竞争在短期内很难消除。

 

纸板厂从价格竞争、品质竞争、服务竞争正式进入资本竞争时代,后面能不能好好走下去,就比谁的腰硬。

 

除此之外还有一条非常具备操作性、成本较低的整合之路,二、三级厂深度融合发展,发挥纸板厂的产能优势、发挥三级厂的订单优势,抱团从抱同行转向抱兄弟,抱团只有深度利益整合的抱团才能走的长走的远。

 

纸板厂需要抱团式的横向同行整合更需要融合式的纵向产业链整合,同行整合是避免恶性竞争,产业链整合是稳定经营机制延长利益链

来源:纸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