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

头条|数字印刷在瓦楞包装领域市场份额迅速增长,专家们给出了这些建议!

在整个数字标签和包装市场中,瓦楞纸的数字印刷市场作为快速增长的一部分,它本身就是包装印刷行业最活跃的领域之一。因为瓦楞纸箱市场具备着大量的未发挥的潜力,这意味着有许多包装印刷企业正在考虑进入该市场,而且许多机器与软件等供应商愿意为他们提供更多强有力的设备与技术。

 

“数字化代表了瓦楞纸箱行业一个重要的长期战略方向,因为它越来越符合当前和未来客户的需求,”多米诺数字印刷解决方案总监菲利普·伊斯顿说,“数字印刷所占据的市场份额正在迅速增长,但它的增长幅度将取决于油墨对市场需求的适用性。因此,就整体市场量而言,它可能很小,而就整体的销售价值而言,我们预测它会很重要,可能达到了20%左右。”

惠普PageWideIndustrial瓦楞纸箱事业部的营销经理莎朗·切斯勒也看好这个市场。“一方面,数字印刷有力地支持生产优化,另一方面,数字印刷也是创造供应链利益的关键驱动因素。包装领域确实是一个不断增长的喷墨领域,因此,市场对惠普PageWide瓦楞纸数字印刷机的兴趣和需求不断增长,这绝对是以较低成本生产瓦楞纸箱的有力武器。”

 

柯尼希&鲍尔及杜斯特董事总经理罗伯特·斯塔布勒补充说,“数字印刷对瓦楞纸包装市场越来越重要,其市场份额也在一直在不断上升。最终,推动增长的是消费者购买习惯的变化。”

 

BHS公司的数字印刷产品经理马克西米利安·马克显然更加谨慎,至少在目前的情况下是这样。“现在的数字印刷的份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它在总印刷量中所占的比例很低。然而,随着高产能印刷机的可用性不断提高,以及品牌所有者推动利用数字印刷包装的可能性,数字印刷技术将变得越来越重要。”

 

事实上,当马克先生将目光投向未来时,他几乎变得热情洋溢。“与其他传统的瓦楞纸印刷方法相比,瓦楞纸的数字印刷在2020-2025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0%,这个数字表明了数字印刷在瓦楞纸包装领域的增长率远高于其他包装领域。从长远来看,我们相信数字印刷将完全替代传统印刷,尤其是对于新的纸箱工厂而言。”

BHS的RSR印刷解决方案专为其“2025纸箱工厂”的愿景而设计,这种方案与市场上任何其他数字印刷解决方案“完全不同”。其 RSR(实时的卷到张)系统提供2.8m的作业宽度,最大速度为300m/min。它是与网屏GPIJC就其基于Dimatix 桑巴喷头的核心喷墨技术合作开发的。


EFI是另一家寄予厚望的数字印刷设备制造商。其营销总监莱因希尔德·韦斯特迈尔解释说:“数字印刷技术已经非常具有颠覆性,但坦白说,目前才刚刚开始,未来还得有数年时间的发展。现在,数字与其他印刷技术共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预计它会变得更加占主导地位。”

 

优势:固定成本和印前工作更少,保证印刷质量

 

韦斯特迈尔女士很自然地将这种潜力归因于数字印刷技术本身所具备的优势。“与传统印刷方式相比,其固定成本要少得多,印前工作也更少。它还保证了高印刷质量。话虽如此,我们认为考虑整体工作流程,以充分利用数字印刷解决方案至关重要。尽管我们拥有非常高效的印刷系统,但我们需要确保以相当的速度将作业送入机器,以充分发挥机器的潜力。”

 

EFI产品营销经理詹姆斯·纳尔逊阐述道,“EFI一直专注于开发总的生态系统,该生态系统通过无缝解决方案连接工厂的所有方面。数字印刷机每小时能够印刷多个作业,但许多企业面临着高效处理这些作业的挑战。创建订单、调度、计划、运输等都是处理作业的重要步骤之一,这就是为什么通过生态系统对工作流采取战略性方法,从而真正将数字印刷的采用推动到更高的层次与水平。”

 

EFI提供NozomiC18000,这是一款1.8米宽度的印刷机,能够以75米/分钟的速度进行印刷,当前已经在全球安装了30多台。Nozomi C18000和Nozomi C18000 Plus以360dpi印刷,具有四个灰度级别,并使用CMYK、橙色和紫色。

当然,数字印刷技术还有许多其他优势。伊斯顿先生说,它非常适合多个版本的中短版的作业,而且不会因为生产的变化而导致停机。操作简单,不需要柔印操作员的技能,也无需制版、安装、换版和储存柔印版。

 

设置更少,准备工作更少,这意味着停机时间更少,浪费更少。较低的每项作业成本使纸箱厂能够优化不同设备的生产,并且按需印刷的能力可以减少成品的库存,这意味着仅需要更少的存储空间,并可减少因包装过时造成的浪费。甚至还有机会带来的更多好处,比如通过使用可变数据印刷来实现个性化和可追溯性。

 

在技术方面,多米诺提供单通道X630i数字喷墨印刷机。专为日常瓦楞纸箱生产而设计。基于多米诺拥有近1000次安装的第六代喷墨平台,X630i可以以高达75米/分钟的速度、600x600dpi和3000x 1345毫米的最大印刷面积进行印刷。

就斯塔布勒先生而言,他认为,数字技术可以很好地应对席卷该行业的市场趋势。“新冠疫情所带来的积极影响之一是它加速了包装印刷数字化转型的进程。我们看到加速向更短的运行长度和不可预测的需求转变。渠道组合正在发生变化,通过渠道进行的零售品牌推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当然在线订购不断增加,通常需要不同的包装。”

 

为了应对这些挑战,加工商需要更加灵活和自动化的系统,以更快的工厂周期时间处理更多的小订单。此外,也有机会开发新的商业模式,让品牌能够利用高速数字印刷提供的灵活性。

 

切斯勒女士对此赞同。“瓦楞包装行业不仅仅表现出了增长,而且在疫情期间展示了极强的经济弹性,尤其是瓦楞纸的喷墨印刷。电商是增长的驱动力,但对可持续包装的探索也是如此。我们的PageWide客户充分看到了市场对电商项目需求的增长,利用惠普真正的水性油墨的优势,他们可以为自己的品牌提供真正可持续的包装解决方案。”

 

HP提供PageWide系列印刷机,包括基于惠普热喷墨技术的75m/min的PageWide C500,以及PageWide T1190,这是一种具有2.8m卷筒纸宽度的六色喷墨预印设备。另外还有1066mm的PageWide T 470S,这同样是一种数字预印解决方案,适用于为瓦楞纸的大规模预印。

 

马克先生强调了许多相同的优势。“值得一提的是上市时间和短版印刷的成本效益。数字印刷还也有益于不同的纸箱设计,出于传统印刷的成本结构,现在块色占主导地位,但数字印刷清除了这一障碍。此外。数字可以生成逼真的图形,为品牌所有者开辟新的可能性。数字印刷的最后一个大优势是,采用数字印刷的瓦楞纸包装现在可以同时扮演运输包装和初级包装的角色。”

 

谈到推动向数字化转变的趋势时,马克先生提到了短版作业、可变数据、减少浪费和电商爆发等因素。他还详细阐述了该行业应该注意的一系列其他趋势,“品牌想要什么,他们愿意支付什么费用,以及实际可以生产什么,这两者之间总是存在差异。数字印刷技术正在缩小这一差距,特别是在个性化、可持续性和个性化体验方面。政府关于碳足迹、废物流、从摇篮到坟墓的追踪的法规也不容忽视。“

 

疫情导致瓦楞纸箱需求增长

 

当然,在不判断新冠疫情对市场的影响的情况下,回顾瓦楞纸包装的发展是不准确的。正如切斯特女士解释的那样,在其他印刷市场陆续被淘汰的情况下,瓦楞包装有机会大放异彩。

 

伊斯顿先生补充说,“疫情导致了社会各界对瓦楞包装的需求增加,许多加工商专注于提供他们所能提供的东西,而不是寻找新的投资机会。然而,随着电商市场的发展,人们越来越意识到数字印刷可以在这个市场中为客户提供些不一样的东西。我们认为这种趋势正在回归,因为更多定制产品的趋势,以及减少库存的需求推动了更短版作业的增长。”

 

斯塔布勒指出,“在新冠疫情之前,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可预测性较低、短版作业趋势明显,以及色彩要求较高的世界,这为更多的数字生产打开了大门。主要因素包括持续的品牌扩散、更多的销售渠道和更少的可预测性,尤其是在在线销售大幅增长的世界中。加工商们充分认识到,需要比以往更加敏捷,并使用支持大规模定制的技术。适用于瓦楞纸包装市场的最新一代单通道印刷机(例如我们的DeltaSPC 130和CorruJET170)与正确的工作流程解决方案相结合,可以使加工商高效且经济高效地印刷大量短版作业。在这种模式下,领导型的企业将进行更多投资,以满足不断变化的市场需求,并将自己定位为供应链和品牌合作伙伴。”

 

最后,罗森伯格先生强调了新冠疫情影响电商市场的方式。“新冠疫情确实对瓦楞纸箱市场产生了影响。新冠疫情加速了电商市场的繁荣程度,这在快速上市时产生了对印刷瓦楞纸箱的需求。供应商迫切需要缩短交货时间,并简化供应链。数字印刷成为加工上门更为理想的选择。”

 

专家们的建议

 

最后,关于给新进入瓦楞包装的客户提供什么建议时,斯塔布勒先生认为。“与品牌合作伙伴建立密切关系,了解他们遇到的挑战,并在销售和包装方面脱颖而出,成为他们值得信赖的供应链合作伙伴,这一点从未如此重要。如此快速的变化当然令人不安,但随着整个价值链的压力,这对于加工商来说是一个真正的机会,可以接受新的现实,并开发新的商业模式,为未来做好准备。简而言之,投资于系统、流程和人员,以获得最大程度的灵活性和敏捷性,减少工厂中需要人工干预的接触点,并能够在不影响核心效率的情况下全面满足市场对短版作业的需求。”

 

在技术方面,柯尼希&鲍尔及杜斯特公司提供CorruJET170和DeltaSPC 130。前者基于柯尼希&鲍尔的RotaJET,最高生产速度为5500sph,可在1200 x600dpi下加工厚度达8mm的瓦楞纸板。DeltaSPC最多可以配置六种颜色,并且可以印刷从500x600mm到1300x2100mm和最厚12mm的尺寸。

 

惠普的切丝勒女士补充说,“需要记住的是,瓦楞包装分为黄板运输纸箱、高清电商或订阅纸箱,再到瓦楞纸展架。高清的瓦楞包装市场隐藏着更大的利润潜力,而印刷分辨率较低的运输纸箱则更像是一种商品。当印刷商决定进入瓦楞纸包装行业时,他们需要清楚地了解自己所在的竞争领域,这将影响整个业务计划,包括他们需要的设备类型。在实践中,瓦楞纸包装是一种很好的介质,在结构和设计上都拥有几乎无限的可能性。然而,瓦楞纸板的处理需要非常专业的技能与知识,因为它们易受温度和湿度变化的影响,这会导致其在印刷设备上更难处理板。选择瓦楞纸数字印刷机时,需要考虑该印刷机处理翘曲纸板和不均匀纸板堆叠的能力。”

 

最后,EFI的观点侧重于获取知识,正如韦斯特迈尔女士解释的那样,“我会要求客户看看数字印刷技术存在的大量机会,我建议寻找数字印刷技术的最佳成功案例,以及如何将数字印刷用于自己的业务。我还主张考虑您的目标客户,并将这些新机会和应用与目标群体相匹配,以便您可以扩展业务。”